2014年05月21日

手机“蓝宝石镜头”是否构成虚假宣传

  近年来,因“职业打假”涉诉的消费类纠纷频发。这类案件的裁判效果往往会导致辐射效应,引发连环诉讼。本文引出案例即是一起典型的因“买假”而引发“退一赔三”的消费纠纷,案件的争议焦点为手机公司在广告中称手机使用“蓝宝石”镜头,应理解为天然蓝宝石还是人工合成蓝宝石。

  杨先生因在网站上看到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为公司”)的MATES手机使用的是“蓝宝石镜头”,觉得具有一定保值和收藏价值,于是在2015年9月,分六次在该网站网购了7台华为MATES手机,共计付款2.9万余元。

  之后,杨先生得知蓝宝石属于天然宝石,需有宝石鉴定证书,但华为公司并未提供涉案手机所述“蓝宝石镜头”的天然蓝宝石材质鉴定证书。于是,杨先生向华为公司致电询问,华为公司答复该摄像头镜头材质是仿蓝宝石(蓝宝石玻璃),无法提供鉴定证书。

  杨先生认为华为公司构成虚假宣传,并向相关市场监管部门投诉。市场监管部门认为华为公司不构成虚假宣传,不予立案。杨先生于是诉至上海市嘉定区,要求华为公司返机价款2.9万余元并赔偿三倍价款及支付鉴定费1000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华为公司在涉案手机上将人工蓝宝石镜片直接称为“蓝宝石镜头”,不符合该用语的通常含义或者相关国家标准,也未形成能为消费者所接受的行业惯例,应属虚假宣传。但此行为在产品竞争充分、消费者选择多样的智能手机市场,尚难对杨先生的消费决策产生,所以不足以认定欺诈,杨先生以此请求退货和赔偿三倍价款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上海二中院经审理认为,一审法院在华为公司是否存在虚假宣传的认定上有不妥。但一审法院对于华为公司的广告宣传是否对杨先生引起消费并构成欺诈的认定充分、合理。华为公司在商城网站MATES手机的销售广告页面使用该手机拥有“蓝宝石镜头”的表述不构成虚假宣传,不对消费者造成欺诈。双方当事人订立的网络购物合同真实、有效,不符合可撤销的情形。杨先生要求华为公司返机价款并赔偿三倍价款及支付鉴定费1000元于法无据。因此,判决驳回杨先生上诉,维持原判。

  “退一赔三”制度是由《合同法》和《消费者权益保》的,为规范消费市场,惩治经营者诚信缺失、制售假冒伪劣商品行为的一项惩罚性赔偿制度。该制度为消费者提供了立法支撑,并从实体上加大了消费者权益的力度。但近年来,由于“职业打假”的成本较小、取证相对容易,因“知假买假”涉诉而要求“退一赔三”的消费类纠纷频发。这类案件的裁判效果往往会导致辐射效应,引发连环诉讼。一般因主张“退一赔三”涉诉的案件案由多为买卖合同类纠纷,其主要依据是《合同法》,但由于对消费者的特别,《消费者权益保》对赔偿金额又作出了三倍的特别。

  根据《合同法》,一方以欺诈、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因此,消费者主张“退一”的前提是该买卖合同存在可撤销的情形,即经营者以欺诈、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消费者在其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买卖合同的。若不符合这一前提,则双方订立的买卖合同即无法撤销,消费者不能要求经营者退货退款。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性能、用途、有效期限等信息,应当真实、全面,不得作虚假或者引人的宣传。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

  因此,在普通消费产品领域,消费者主张“赔三”惩罚性赔偿的前提是“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可见,与“退一”的适用条件相比,“赔三”的要求更为严格,消费者在符合“退一”的情形下并不当然就能主张“赔三”。

  经营者存在欺诈故意是消费者获得三倍惩罚性赔偿的前提。根据《最高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68条的,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

  因此,在经营者故意告知消费者虚假情况或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消费者购买商品或服务的情况下,其行为可认定为欺诈。故消费者因个人错误理解而购买商品或服务的,经营者不具有欺诈之故意;职业打假人为牟利而“知假买假”的,不属于主观上受到欺诈,亦不能要求经营者三倍赔偿。

  本案例中,双方对涉案手机后置摄像头镜片材质非天然蓝宝石,而是蓝宝石玻璃即人工合成蓝宝石这一事实均不表示。所以,案件的争议焦点集中在销售页面表述中的“蓝宝石”应理解为天然蓝宝石还是人工合成蓝宝石,即华为公司在对涉案手机做销售广告宣传时,应参照珠宝玉石行业标准还是工业、半导体行业标准。

  根据《珠宝玉石名称》(GB/T16552-2010)国家标准,天然宝石无需添加“天然”字样,人工宝石(包括合成宝石)前需加“合成”等字样,涉案手机“蓝宝石镜头”表述中的“蓝宝石”在未标注“人工”“合成”等字样的情形下,应为普通消费者所理解的天然蓝宝石。

  根据《蓝宝石单晶晶锭》(GB/T31092-2014)国家标准、《蓝宝石单晶抛光片规范》(SJ/T11505-2015)国家电子行业标准等文件,在工业、半导体行业中“蓝宝石”特指“人工生长的,有确定晶向的单晶氧化铝材料”,是行业通行的认识和命名方式,此处“蓝宝石”并不代表“天然蓝宝石”,也无需在“蓝宝石”前冠以“人工合成”字样,在未标注“天然”等字样的情形下,该表述中的“蓝宝石”特指人工合成蓝宝石。此类表述亦为工业制造行业(半导体设备和材料)惯例。

  以上两类国家行业标准对是否应当标注“天然”或“人工合成”等字样做出了截然相反的。若根据珠宝玉石行业标准,则未标注“天然”的情况下即为天然;若根据工业、半导体行业标准,则未标注“天然”的情况下即为人工合成。手机作为电子通讯设备,其性能、用途、材质与珠宝玉石制品有着显著区别,因此,应当适用工业、半导体行业标准。

  具体到上述案件。首先,手机作为电子通讯设备,其性能、用途、质量等参数应当符合相关国家、行业标准,有企业标准的还应符合企业标准。华为公司在制造、销售MATES手机适用相关国家电子行业标准和企业标准并无不妥。根据该行业标准,在不标注“天然”等字样的情况下,手机“蓝宝石镜头”表述中的“蓝宝石”即特指人工合成蓝宝石。因此,华为公司在MATES手机销售广告页面中使用“蓝宝石镜头”表述,未标注“天然”、“人工”、“合成”等字样并不违反相关国家行业和企业,其不存在告知消费者虚假情况或者隐瞒真实情况之故意。

  其次,根据信息产业专用材料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出具的检验报告,涉案手机的摄像头镜片材质为人工生长单晶三氧化二铝,即《蓝宝石单晶晶锭》(GB/T31092-2014)国家标准、《蓝宝石单晶抛光片规范》(SJ/T11505-2015)国家电子行业标准所的人工蓝宝石。因此,华为公司对涉案手机拥有“蓝宝石镜头”的描述符合相关国家,已真实、全面地提供了该手机镜头的材质信息。

  华为公司在广告页面使用手机拥有“蓝宝石镜头”的表述不构成虚假宣传,不对消费者造成欺诈。双方当事人订立的网络购物合同真实、有效,不符合可撤销的情形。消费者要求华为公司“退一赔三”事实与理由不成立。

  值得的是,普通消费者并不具备相关的行业和专业知识,更没有主动去了解商品的国家、行业和企业标准的义务。根据我国《消费者权益保》的,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此处的“真实情况”应当由经营者通过产品说明或广告宣传等途径向消费者直接披露。符合相关标准是评判宣传广告是否合理的最低标准。经营者在营销宣传时,应当从普通消费者所具备的理解能力、背景知识等角度出发,去考量该宣传用语是否会引起,而不是简单地以本行业的专业理解来定位宣传。